一个手游GS(托)的内心独白:谎言、引流和男扮女

这是在采访中C君(化名)告诉我他母亲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因为时代相隔的不理解,游戏对于她们而言可能仅仅定义于消遣,并且她们大多数也不太看好游戏从业人员。

“谎言”“引流”和“男扮女”是接下来C君在采访中的关键词,作为一个仅仅入行一年的GS从业者,这位年轻人身上代表着这个阶段普遍GS所包含的事件,不同的是,大多数GS身上的故事并没有那么精彩罢了。

一、

面前的C君端坐在我面前,我试探性的提了一些问题,他倒也不介意。可以看出C君是一个很实诚的人,但也很容易把天聊死,一两句话把我的问题回答完之后,就不再吭声。

通过了解,C君在距离家大概十几公里外的一个游戏公司上班,因为工作需求,他每天大概有12个小时工作量,导致每天他回到家之后只能瘫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每次当母亲询问起他上班是否就是在玩游戏时,他总是不能解释清楚,玩和“玩”之间的差别。在母亲的眼中,他所做的工作与他平时在家中的消遣式玩游戏一样,是非常轻松的。

而C君从事的则是游戏行业中必不可少的GS,也就是玩家口中的“托”。

在手游时代为加强用户交互性,各服各区都会设立一些消费和战力排行榜的条件,随后新式的游戏销售诞生了,他们的目的就是在同款竞品中的排行榜大R拉入自己的游戏。随着手游市场的越来越成熟,其打法也愈来愈细分,可以清楚的看到现在新生的“游戏销售”正在蓬勃发展。C君也正是从事着这样的职位,一个游戏中,他需要以玩家的身份进入游戏与真实的玩家交互。

二、

C君从事这份工作已经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本来打算出来找游戏相关的工作的,但发现门槛都很高,然后发现了手游GS的职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应聘进去了。”说着他向我展示了他现在所在负责的一款游戏游戏并不是什么过于知名的产品,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这款手游的名字,但是C君和我说,这款游戏有着一个月千万流水。

从我手中接走一根香烟后,C君稍微变得健谈起来。C君的工资大部分时候是根据自身在游戏中的销售业绩来增加的,为此C君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也有了他接下来的升迁和玩家的索赔。

C君在另外一个同款竞品游戏中申请了一个女性角色,取了一个稍微女性化的名字。在一段时间后,C君成功地与一名男性玩家成为了关系颇好的朋友关系。随后,C君向这位男性玩家抛出橄榄枝,称这款游戏不太好玩,人也慢慢流失了;我发现一款新的游戏,希望你过来陪我玩一下。男性玩家觉得情况也像C君所描述一般,就答应C君一起前往他所推荐的那款游戏。至此,C君终于成功为自己的游戏带入一个潜在的消费者。

随后,在这款游戏中,C君拥有了公司给予他的一部分资源,开始利用这些资源购买游戏中的小礼物给予那位男性玩家,同时要求男性玩家赠送一些小礼物,因为接受了C君的馈赠,男性玩家也不好意思白占便宜,按照C君的要求一一做出了回礼。在一段时间后,C君与这位男性玩家游戏中结婚了。

一个手游GS(托)的内心独白:谎言、引流和男扮女

在结婚之后,C君也同样在利用已有的资源一点点的送鲜花给男性玩家,并且暗示自己想上游戏中的鲜花榜。当男性玩家表示犹豫不决时,C君质问:我都给你这么多小礼物了,你就不能回礼一下么?在一番劝说下,男性玩家为C君充值了两千块买了鲜花让C君登榜。而后来,C君零零碎碎引导这位男性玩家游戏中进行大概1W多的游戏消费。

事情被发现的起因是C君要求玩家冲上功力榜,并宣称:如果不能上到战力榜的前十名如何来保护我。一个战力榜的前十名需要大量的充值额度支持,这让那位男性玩家起了警惕,要求C君开摄像头和他聊聊,C君谎称有事不能满足男性玩家的需求。这让男性的疑心逐渐加重,渐渐的这位男性玩家发现这个区的每位男性基本都有着一位结婚伴侣,这在传统手游中显得格外不正常。最后,这位男性玩家确定自己遇到游戏中的“托”,并向C君的游戏所在公司提出赔偿。

“当时真的吓到我了。”C君看着我感叹了一句,作为一个刚刚出来一年不到的年轻人,就遭遇这样的事件,确实让C君紧张了一把。而后来,根据C君描述,应该是公司内的高层出面与那位玩家沟通把事情解决掉了,至于如何解决的,C君也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在这件事之后,C君因为这次的营销方式出色,得到部门主管的赏识,成为了一个小组长,带领着5位新人进行入门,即便C君是个入行不到一年的小伙子。

三、

在升职成为小组长后,C君的工作更为忙碌。C君告诉我,现在他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包括每天的几个模拟器升级游戏角色;给手下带领的新同事分配人物;处理玩家的一些事情;还有就是引导玩家消费。C君说:刚刚来新同事的时候不理解工作性质,我跟他们说简单理解为托就行,恰巧旁边的主管听到,一脸顾忌的过来告诉新同事,别听他胡扯,我们是在游戏中引导玩家获取更好的游戏体验,和更快速的升级。至此,C君再也没有在公司提过“托”字。

“旁边的页游部门的同事,需要一台电脑挂大概十几到二十个不等的账号,对比之下,手游显然比较轻松点。因为机器性能缘故,我们大多只能开三个模拟器。但是页游的流水会比手游高很多,但他们的薪酬也更为高一点”。这是中间C君所说的。

C君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现在在我看来,这份工作存在着一定的欺骗性质,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不少同事从这里辞职都找到了游戏运营相关的工作,我最近也在学习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希望之后可以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不敢堂而皇之地告诉玩家自己的真是身份,这本身就属于一次欺骗。

当初第一次玩家向我提出疑问时,我连回答都是有些生涩的,甚至于敲打出回答字眼的手都会有些颤抖。到现在,我已经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在游戏中为自己圆上一次又一次的谎言。这是最后C君对自己这一年所做出的一些感叹。

在行业中,像C君一般的GS从业者不计其数,他们本身有着喜爱游戏的特质,也比其他人更快地触摸到游戏中的这些门门道道。C君的例子不是发生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大概在不久之后,他所带领的新人是不是会重复着和他一般的销售套路来获得提成增加自己的工资,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

现在GS逐渐成为每个游戏的标配,有好有坏,其工种也在不断细分。细看各大游戏公司的招聘信息中,有着不少GS的部门;而一些不能自主成立一个单独GS部门的公司,会找上第三方GS来合作。这个职位在如今的游戏行业中愈来愈得到重视,但同时这个职位也充满着辛酸,夹在游戏运营和游戏客服之间,收入依靠着游戏的流水。也因为如此,正如文中C君所言,每个人都渴望着跳脱出去,可却不能离开。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iDowns,虚拟资源分享下载主题,不专业提供wordpress主题定制开发服务,现已更新至V1.8版本!
登入/注册
卧槽~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